暮雨秋寒

19年高考完会回来的嘿。

加油(ง •̀_•́)ง...
考完接着回来上学......不过还是要加油(ง •̀_•́)ง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只是的确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受众都是未成年人,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在知道自己的粉丝中有未成年人时,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


       在和朋友及评论里讨论过之后,我了解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这篇文章仍然有失偏颇,所以趁这篇文章影响力还在的时候加几句话:


       小众文化没有错,小众爱好者也没有错,重点是这样的文化有一条线,特别是在国内没有分级制度的大环境下——不能展示于普通大众面前,不能给普通大众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未成年人。


       说的俗气一些,关了门做丨爱是情丨趣,开着门做丨爱就是淫丨秽了。如果开着门做丨爱还给成长期的青少年观赏,并告诉他们这是正确的,是温馨的,是甜蜜的,那很有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


       但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中我们应该关注并反思的是,如何避免r18g文化在公众范围传播,避免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样的文化。在没有分级制度及完整的封闭性文化圈时,创作者应该怎样处理自己涉及小众文化的作品,这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也防止整个同人文化圈被“一刀切”。而不是喜欢这种文化的人都是变态,需要被制裁。我们普通人更不是所谓“正义的制裁者”。


       在了解到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挂文图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太理智的煽动性,以保护孩子为出发点是好的,但不公正。


       这件事中心的作者及其粉丝也是未成年人,同样需要保护。


       任何文字都有力量,尤其是愤怒之下说出的话。在群情激愤的时候,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对另一些孩子恶语相向、人身攻击甚至是威胁人肉,恳请看到这里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种行为之中究竟有几分是真正的正义。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喻文州18岁生日应援计划

呜呜呜我鱼…一定要送上开屏QAQ

慕乔King:

啊啊啊啊啊啊开屏!祝喻总成年快乐⸂⸂⸜(രᴗര๑)⸝⸃⸃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2月9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2月10日上午9点,来LOFTER看喻文州庆生开屏吧!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喻文州18岁生快#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10日的庆生开屏哦!


…困…(喻黄)



…好久没写文啦…摸只鱼。

谢谢还爱着我mua

ooc短篇…



上午第四节课。喻文州最喜欢的课。生物。
“作为内环境的组成部分,血浆就是血液中的血细胞提取后的剩余物…”
讲台上一个很可爱的生物老师(性别男)正讲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喻文州却很是心不在焉地记着笔记,他眼神飘忽,目光是很明显的“四点共圆”:老师,黑板,笔记本,黄少天。
黄少天是他的可爱的同桌。喻文州上课总爱瞅他。
抓起蓝笔盖上笔帽,喻文州又不由自主地瞟了他一眼。黄少天正直直地仰着头,双手支着下巴,挤出一个包子脸来。
看着他微闭又微睁的眼睛,喻文州很清楚黄少天这是又在打瞌睡了。他的部分脑细胞从他热爱的生物里钻出来,开始思考如何把自己的可爱同桌从瞌睡虫里拖出来。
最终喻文州决定采取较为稳妥的方式。
他先是戳戳黄少天,左手在嘴边打个掩护。
很快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听见喻文州悄悄的说了什么:
“快看,老师的光头上有只苍蝇。”
黄少天的眼皮子一下子就抬起来了。然而并没有什么苍蝇。

转念一想,老师浓密的头发还在顶上呢。哪来的光头。
他有点懵,突然从半迷糊状态飞过来还很累无所适从,只好抓起一支笔装作我在认真听的样子。
呆了一会儿,黄少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扭过头对喻文州说:
“老师头上没有苍蝇啊。”
喻文州记着笔记的手抖了抖:“嗯,没有。”
黄少天无趣地扭过脑袋。
喻文州肩膀一抽一抽的。
“一定要注意血液不是内环境的组成部分…”
他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拿着那支笔笨拙地呼啦啦转着,脑袋稍稍扬了扬,似乎又有打哈欠的趋势。
喻文州挪了挪活页本,余光又偷瞄着黄少天。
打哈欠,还没有进入深度瞌睡状态,让他再自己熬一会吧。

我还暂时不困。黄少天如是想着。
本少全世界最清醒!
“一定要注意血液不是内环境的组成部分…”
“一定要注意血液不是内环境的组成部分…”
“一定…”
黄少天的脑内恍惚地开着一个复读机,黄少天牌的。
眼皮不由自主的就耷拉下来啦。眼前恍恍惚惚的,什么都不知道啦。笔记又落下好几行没动笔,很明显是真迷糊住了。
痛苦地换了一只胳膊撑着桌子,一个没注意忘了手里握着笔,笔尖直接戳到了自己脸上。
“…”
…喻文州你笑什么劲。
这家伙,不笑我还是个好人。

终于熬到下课的黄少天表示,自己除了打打瞌睡装装周公,还是很认真听课做笔记的。
还有,网上看的什么困了就喝水掐人中捏大腿什么的一点用都没有。黄少天倒是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文州,笔记本借我下呗。”黄少天伸个懒腰,
喻文州把本子扔给他,然后就“咚”地趴到了桌上。
“你看吧,我睡会儿…”细如蚊蝇的声音从他的校服里冒出来。
黄少天受到了惊吓。打开笔记一翻,又忍不住嘀嘀咕咕:
“吊车尾你怎么回事啊字都扭到外婆桥了…”
旁边的人已睡得香甜。


PS:十分短小。
解决上课瞌睡的方法…嗯…
除了被同学戳醒好像还真没什么特别有效的了…
就是想着千万不能困啊千万不能困啊结果…
还有某些课到某个特定的时段真的是一定会困…(大概是心理暗示)
亲们早睡…又将是犯困的一天orz












差强人意:…本意为勉强令人满意。

不能用作对什么东西表示不满意…

嗯…发现看过的好多太太的文,这里好像有点差错。

(就你懂的多…)

就不要脸皮地在自己主页里叨叨一声好了…


活着,真好

我不认识她,在他人压抑的口吻里多少知道了些什么。
现在,只愿她安心地做天上一颗星,希望空间里一排排的蜡烛,可以照亮她的新的清晨。
只愿所有认识她的同学们,面对这场意外尽快恢复过来,不要伤了自己的身体,希望不久可以看到你们不再压抑的面庞。
真的,活着世界就是彩色的。
活着,真好。(比心)

…渣手绘轻喷…(希望不掉粉)
大鸣子生日快乐(比心)
(ps:iphone4s的渣像素和渣滤镜…讲真…诡异…)

【喻黄】暗涌文评

#我又在写一些看不懂的东西


我就是后记中的阿姆斯特朗。
一只猫在那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会感到自己的心一直在疼,真的难为它了。
暗涌只看了二周目。
看一周目眼泪从喻文州大病一场开始就哗哗地流,止都止不住。
二周目看到尾声里阿姆斯特朗的眼泪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眼泪根本藏不住了。
谁让我是它呢。

平平淡淡地就看完了,虐心的流流泪,二周目也就这么过去了。
开篇很美好。所以后面会很虐心。
美丽的事物总是易碎的,但是揪心的美丽,它却真的不会碎掉,因为不想碎掉,针线挑在心上似的纠结着。
就像那个美好的房间。
真的很美好,看着看着就温暖起来了。温暖着揪着的心,烫的难受。

全文只记住了阿姆斯特朗的眼泪。
是的,一点都不深刻。
不想再去三周目。我只是一只单纯的阿姆斯特朗,同样的事情,本不想经历第二次,结果还是好奇害死猫。
果断不看第三次了。爱的深沉。

小剧场:
阿拉丁神灯:亲爱的登月战士阿姆斯特朗我的主人啊,你有什么愿望要让我实现吗?
我:不想做一只可以流泪的猫。

嗯最后十分感谢米洛太太的文包让我看了这篇文…给太太笔芯^_^
占tag抱歉

【韩叶】啧,你真丑(3)

#文不对题(捂脸)

#对就是要把时间线拉的巨长(微笑)毕竟十年一如既往(微笑)

#慢热炖汤,虽然不好喝

#突然萌上了韩叶大本命??不我依然是个杂食的乖宝宝(乖巧)


Action!

午后的阳光如往常一样温暖,叶修便解开外套的拉链,走下食堂门口的几节台阶。
又吃多了。叶修不由自主地抚上自己的胃。
走在前面的韩文清双手插着衣服口袋,寸头黑社会脸放在这样一个稚气未脱的初中生身上,着实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叶修摸摸鼻子,又觉得实在热,就把
外套脱了,两只袖子往腰上草草一系。上身的白色小熊T恤明晃晃的,亮眼睛。
不大的校园里树倒是种了不少,斑驳的树影投在杂色的石阶上,影影绰绰的葡萄架下倒是有不少学长学姐的背影,那是若隐若无的书香味儿。
韩文清仿佛一个移动的光源,穿梭在树影下,叶修在后面傻傻地跟着,像一只扑火的飞蛾,也不知道他要跟去哪里。
这种盲目的信任真的是说不清楚呢。叶修闲的不行,边走边暗搓搓地从旁边的白色栅栏里揪出一片草叶,简单搓搓就嚼在了嘴里,像一个刚从农村进城的傻孩子。
————————————————
天真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时间煮雨
————————————————
还好韩文清的确是个实诚人,只是不疾不徐地回了宿舍楼。
他们的宿舍在二层。二层19号。219。
叶修在刚看到自己的住校审批单的时候,内心其实是狂喜的。毕竟只有2层,他多年的废体质也不会让他上个楼就喘气什么的。
要是能把舍友变好看一点就好啦。叶修摸摸下巴如是想着,眼睛滴溜溜转着看着韩文清绕到三楼去找宿管登记日程安排。
其实韩文清并不丑,只是那张生人勿近的铁板脸不太适合一个刚上初一的稚气未脱的中学生。
而那个真正稚气未脱的中学生此刻已经踱步走到了宿舍门口,有点惊讶地望着微闭着的房门。
如果不是进小偷了的话,那就是有新舍友来了。叶修如是想着,迟疑地站在门口进退维谷。
他虽然天生有点嘲讽,但毕竟也是个孩子,而且并不是那么自来熟。面对即将出现的第三个室友,他莫名地有些慌张。
韩文清登记完下楼来,却看见自己宿舍门口那个踌躇的身影,微微皱了皱眉。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少的韩文清如是想道。
叶修终于还是悄悄把门推开了一个小缝,里面的一个男孩正在铺着自己的上铺。
他仿佛是察觉到了门旁开的一点小缝,很自然地望着门缝并递出一个微笑,带着笑的眼眸扔出这样一个讯息:
舍友你好噢。
叶修像一只翘着鼻子的猫,迅速地把门推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右侧的发旋儿:
“啊同学你好啊,以后请多多关照。”
韩文清这时也走了过来,有些好笑地看着叶修有些局促的情态,内心想起之前他们的初次见面,感受越发奇怪。
他之前也不像是个认生的人啊。
韩文清看着有点拘谨地走到自己床铺旁开始解下外套的叶修,眉头一皱。
真奇怪。
回想起叶修面对自己的满脸嘲讽,和他面对不知名舍友的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莫名胆怯。
难道是,,,,?!韩文清自己都发现自己的眉头开始皱起来了。
精神分裂?!


本章小剧场:
作者:to叶修:很好,干的漂亮!
叶修:哥又怎么了?
作者:(滑稽)

————————————————
(卖萌)